Flood

【原创】不可预知的世界(一)

“杀了我吧费利恩,教主大人不会允许我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的。”伊莉丝这么说着。
费利恩高举骑士之剑的手却无法斩下。“伊莉丝……伯爵……”是利器刺入肉体的声音。
血液瞬间涌出,围绕着地上的尸体,开出绚烂的花朵。

碎片式的记忆让伊莉丝很是头疼。
她隐约感觉,自从那天后,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阴森的古堡,高挂的月亮,和从未升起的太阳。一切的一切都在暗示着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
血色蔓延的世界,猩红的瞳孔,不经意间露出的尖牙,和利器刺入皮肤的声音。
“伊莉丝.贝里缇希。弗拉德二世,城堡的新主人。”
血红的月光照进了房间,站在窗边的少女,和,坐在书桌前的男人。

烛龙X鸾鸟(四)

烛龙X鸾鸟
〔关于挖煤〕
日常四
为了小鸾鸟旷工了一个星期的烛龙正在盘算着怎么哄他乖乖在家里待着然后出门干活。
怒气冲冲的凤皇推开烛龙家的门,应龙抱着小天狗慢吞吞的跟在后面看戏中。“烛龙!我儿在…哪…??”
正玩的不亦乐乎的小鸾鸟一抬头就看见自家爹爹站在门口,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抱住凤皇的大腿“爹爹爹爹!”
凤皇弯腰把小鸾鸟抱起来,屈指弹了他额头一下“小坏包!害爹爹担心这么久!”
烛龙瞅着凤皇怀里捂着额头泪眼汪汪的小鸾鸟,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于是伸手就抢了过来抱在怀里轻声细语的哄着。
一不留神被抢了儿子的凤皇怔了一下,看着烛龙怀里瘪着嘴的小鸾鸟,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烛龙!把鸾鸟给我!”
然而烛龙并没有理会他,带着小鸾鸟就腾空而起。
“小家伙,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好呀好呀!玩什么?”
“……挖煤”
“咦?挖煤是什么呀?好玩儿嘛?”
“……”
应龙适时的拉住想要冲上去的凤皇“哎呀,鸾鸟现在还小嘛,你就让他出去玩玩,烛龙不是那种不知分寸的人。”
被拉住的凤皇皱着眉头想了想,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我只是,太担心了。那孩子……实在太单纯了。”




小鸾鸟幼年梗完结啦!

烛龙X鸾鸟(三)

烛龙X鸾鸟
〔关于下雨〕日常三
“烛龙!我想出去玩儿嘛!”
“不行。”
“不嘛不嘛!”
“不行。”
“为什么嘛!”
“外面在下雨。”
“咦?烛龙烛龙!什么是下雨呀!”
“……”
烛龙头疼的看着这个扒在自己身上刚刚还吵闹着要出去玩的小屁孩。“下雨……就是你应龙叔叔在布雨。”
“布雨又是什么呀?应龙叔叔为什么要布雨哇?”小鸾鸟好奇的看着烛龙,小爪子揪着烛龙红色的头发轻轻的拽了拽。
而被小鸾鸟这个问题哽住的烛龙陷入了沉思,不由得思考起应龙为什么要布雨。为了人类?为了自然……?当他从思考中脱离出来的时候,原先在他怀里的小鸾鸟早已跑到了门口,就差一脚就要迈出去了,烛龙顿时一惊,赶紧用尾巴把他卷回来冷声呵斥道“都说了不许出去!”
被惊到的小鸾鸟撇着嘴委屈巴巴的“我,我就是想出去看看……”
面对如此的小鸾鸟小朋友,烛龙不得不放柔自己的声音“外面雨很大,你还小,会生病。”

与此同时,山顶上的凤皇正在炸毛――他儿子丢了。





今天份儿的糖已送到!请各位看官及时查看!

烛龙X鸾鸟(二)

烛龙X鸾鸟
〔关于噩梦〕日常二
天空阴沉沉的,被烛龙带回家的小鸾鸟在睡梦中皱了皱眉,扑腾着两个膀子,似乎是做了噩梦。
见状刚准备出门办事情的烛龙又折了回来,用尾巴把小鸾鸟圈起来,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脑袋。此时外面雷声阵阵,一场暴雨即将来袭。被雷声惊醒的小鸾鸟泪眼汪汪的扑进烛龙怀里哭闹着“呜哇,好可怕好可怕!!”
抱着怀里小小的一只,烛龙的内心很是复杂,他表示他还没有孩子,并不知道怎么带小孩。只能笨拙的哄着“乖,不怕。”然后默默的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呜我刚刚做噩梦啦!!”
“……?”
“我梦到我迷路啦!然后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不怕,我在”
看着怀里泪眼朦胧的小鸾鸟,烛龙俯下身替他擦干眼泪“乖,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
“真的吗!?”吸了吸鼻子小鸾鸟用他的短手揪着烛龙的头发急切的问道。看到烛龙点头了才破涕为笑“你不许骗我!”
毕竟还是小孩子,闹腾了一会儿就打着哈欠团在烛龙怀里继续睡了。
而烛龙看着怀里的小鸾鸟,心底的一角突然变得柔软起来,唇角也微微的勾起一抹算是笑的弧度。

烛龙X鸾鸟(一)

烛龙X鸾鸟

又一次迷路在山间的小鸾鸟正蹲在湖边画着圈圈纠结着到底该往哪边走。伸头看着湖里的倒影一脸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那就往东边去好啦!”小鸾鸟忽然站起来斗志昂昂的指着天,随后又蔫了吧唧的蹲下来继续画圈圈“可是……东边是哪边呀……”
等烛龙赶到的时候,小鸾鸟已经抱着湖边的一棵大树睡着了,无奈的叹了口气上前把他抱进怀里“小家伙。”









新坑!
我要慢慢填!

#小王爷×大将军#

一壶浊酒,祭天祭地。


忠义侯府的小王爷又出府了。
得到消息的各家姑娘们纷纷打扮好相约来到街上。霎时间街上充斥着浓浓的脂粉气息,把上街巡游的大将军熏的直打喷嚏。


小王爷一边摇着手里的扇子一边和路边的姑娘们乐呵呵的打着招呼。
“哟这不是李家的姑娘么?今个儿的簪子不错呀”
“哎呀多谢小王爷夸奖”
“前几日叶家的小姐送我的荷包,很是好看呢。”
“小王爷喜欢便好…”
“哈哈哈,斐姑娘还是这么有趣,裙子很适合你呀”
“嘻嘻本姑娘也觉得这裙子很是适合!”
街上顿时洋溢着姑娘们的娇笑声和害羞的话语声。


“那便是忠义侯府的小王爷?”远处的大将军指着前面钻进花楼的人问身边的将士。
“回将军,是的”将士揉了揉被脂粉熏到的鼻子。
大将军没有回话,但是脸色不太好。吓坏了身后的将士们以为他要去找小王爷的麻烦,赶紧拦住他“将军住手!”
面色不太好的大将军看了看拦着自己的将士,又看了看远处的花楼转身走了。


而在花楼里喝的昏天暗地的小王爷不知道外面发生了啥,躺在美人儿的怀里继续喝着,谁也拦不住。“美人儿!给爷笑一个!”挑起身边一个美人儿的下巴眯着眼调笑着。漂亮的桃花眼里流转着不知名的情愫。


正在练枪的大将军听到下人来报,昨日出去寻花问柳的小王爷回府后被老王爷吊起来打了一顿之后今日被送来将军府了。
不明所以的大将军收了枪走向花厅,当看到在椅子上瘫成一滩的小王爷时终究没忍住一拳打了上去。


被大将军打了一拳的小王爷表示很委屈。哭着喊着要解释,可看到大将军憋红了的脸又住了口。“大将军,我爹呢就是想让我跟在你屁股后面收收性子,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吧,就这样了!也不指望以后能咋滴,反正有口饭吃就行了!”


性子直而又豪爽的大将军表示很对我胃口,当即拉着小王爷就要去后院喝酒。
“之归啊……”
本来被大将军灌醉的小王爷猛地一惊,瞪大了眼瞅着坐在自己跟前的大将军,好似看见了他眼中的万千星辰。
大将军举起酒坛子吼了一句再来!
两人从天亮一直喝到天黑,酒坛子堆满了酒气冲天的后院。


得到消息的老王爷赶紧把小王爷接回了家,好生照料着。而当他醒来时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盯着床栏发了一天呆。
虽然他这一个月以来都昏睡着,可意识是清醒的,他知道大将军又出去打仗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身在前线的大将军收到了小王爷寄来的信表示非常的开心,和军营里的所有人炫耀了一番甚至连马都没放过,每天都美滋滋的。
这场仗打的很舒心也很快。
可当他班师回朝的时候,迎来的却是一个对他而言,对所有姑娘而言的一个噩耗。
忠义侯府的小王爷,殁了。


常年的酗酒早已把身子都败坏完了,那日和大将军喝的很是畅快。可也加重了病情。
他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平日里闲来无事便写一些信儿寄给边关的大将军。
小王爷殁的那天,晴了许久的天突然下起了大雨。躺在床上的小王爷唇角微微勾着,好像在梦中看到了自己思念许久的人。



柯柯,我长大以后嫁给你好不好?
哈哈哈哈好呀,等我当上大将军了!就回来娶之归!

――――――end――――――
后排扩个列。
子非我,安知我心。

龙三太子X哪吒 (end)


被这个问题哽住的龙三太子望了望天“我乃东海龙三太子敖丙是也,小娃娃你给我记住了啊!”摆着风骚的姿势一脸骄傲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欠揍。说着又凑到哪吒身边“小娃娃你叫什么呀?”


哪吒默默的推开他,学着他的语气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乃钱塘江三太子李哪吒是也,老怪物你给我记住了啊!”说完之后踩着他的小风火轮迅速的离去了,留给敖丙一个潇洒的背影。


看着哪吒的背影,敖丙心里直道这小娃娃有趣的很。
哪吒平时有事没事就跑到东海的岸边上坐着,敖丙呢就在旁边看着。这一来二去两人也算熟了。
海底有很多奇妙的事情,敖丙每次都会给他介绍一点,只要一看到哪吒放光的眼睛,敖丙的内心就非常的自豪,要问他这种自豪感从那里来的,他也说不清。


那天,哪吒无精打采的坐在岸边看着海面发呆,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恰好被敖丙看见了。
“小娃娃你怎么了?”
“敖丙……我爹他……快死了”
“你爹?就是那个李靖?”
“恩……”
“有什么办法救他?”
“大夫说……要用龙筋龙皮做药引……”
敖丙没有说话,低头看着这个仿佛失去了全世界的小孩子。他把哪吒抱进怀里在他耳边小声的说着“哪吒,不要怕,你忘记我是龙了么?来,听话,抽了我的龙筋,扒了我的龙皮爹就有救了”
哪吒瞪大了眼睛,泪水瞬间决堤用力的推开敖丙摇着头“不!我不!!”
变回原型的敖丙盘在空中“听话哪吒,我不会死的相信我。”
站在礁石上的哪吒看着空中的敖丙久久不能言语。

十一
浑身是血的哪吒把龙皮和龙筋交给了大夫,便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直到龙王找上门。
龙王气急败坏的指着哪吒吼着“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今天你不给我个交代我就把你这钱塘江给淹了!”
哪吒低着头走到父亲身前跪了下来“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既然你要交代,那,就用我的命吧。父亲,请恕孩儿不孝。”毫不犹豫的抽出挂在李靖腰间的配剑自刎。

十二
被太乙真人用莲藕莲花救回来的哪吒比以前更加冷淡了,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总是一副面瘫脸的样子。
“哪吒,这个你收好,为师要出趟远门。”太乙真人把一颗蛋交给了哪吒便走了。
熟悉的气息让哪吒缓和了一下他那张冰渣脸。
“敖丙……”

龙三太子X哪吒

龙三太子X哪吒

龙三太子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就有些背脊发凉。
这让常年待在水底从不外出的他有些烦躁。
于是他决定去海面上看看。


刚得了新武器的哪吒非常开心,虽然别人从他那张面瘫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就在他愉快的耍着他的新武器的时候,海面上突然冒出了一个头。
一龙一人两两相望着。


龙三太子表示他还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娃娃,头上扎着两个小包子,身上穿着红色的肚兜。
不动声色的甩了甩尾巴,探上前咧嘴笑着想表示有好之意,却被小娃娃手里的大环砸了脑袋。


哪吒表示很惊恐,一个巨大的不知名物种的头突然凑到他跟前咧着嘴,下意识的就举起手里的乾坤圈砸了上去,同时踩着风火轮往后退了一段距离。


龇牙咧嘴的龙三太子变成了人形迅速的捉住往后退的小娃娃,捂着脑袋狰狞的看着他“小娃娃,你知不知道这玩意儿砸脑袋很疼的!”说着把鼓了个大包的脑袋伸到人跟前“你瞅瞅你瞅瞅!好大的包!你得负责!”


哪吒面无表情的推开面前的脑袋“你是谁?”问完之后顿了顿一副我很认真我有很大求知欲的盯着龙三太子“你是,什么品种?”
说着握紧手里的混天绫。